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德州根治白癜风的西医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17 13:38:35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德州根治白癜风的西医,滨州如何治疗白癜风,云南白癜风专业医院,山阳白癜风医院,北京协和医院白癜风好的专家,天津能不能治白癜风,章丘白癜风

动画版的水中战轻灵神秘。

真人版中则显得笨重和装腔作势。

原著借ghost(灵魂)和shell(壳:机械身体)来探讨人类存在的疑问,真人版将之拍成了寻找过去的复仇故事。

  NO.530 《攻壳机动队》 61分

  观影时间:4月11日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人

  动漫改编电影失败率一向很高,如果原作是家喻户晓的作品的话,改编更可说是以卵击石的自杀行为,对心爱作品真人化,观众总是感到期待,更多也忧心无比。此次由斯嘉丽·约翰逊主演的真人漫改电影《攻壳机动队》依然未改变改编不利的尴尬,电影成了一部没灵魂的“空壳机动队”。该片在北美上映后收获的口碑并不理想,IMDb仅6.9分,Metacritic仅有52分;紧随其后的票房更未如预期,至截稿前,影片北美票房3150万美元,全球票房1.24亿美元,对这部投资了1.1亿美元的大片来说,基本宣布了亏本的结局,甚至有外媒披露会亏损一亿美元。至于影片在内地开画后,至截稿前票房1.8亿,上映首周末以35.3%的排片占比傲视群雄,但上座率却不及上映17天的《金刚:骷髅岛》(上座率10.9%),仅有7%。

  动画版

  内涵丰富深邃的神作

  《攻壳机动队》是士郎正宗于1989年连载的漫画,其后经过不同导演翻拍成动画剧集和动画电影,其中以1995年日本动画大神押井守的版本最惊为天人,这次改编不仅将故事发扬光大,也奠定了士郎正宗“预言大师”的地位,更被称为日本漫画打入西方市场的开山鼻祖。士郎正宗笔下的世界观,借ghost(灵魂)和shell(壳:机械身体)来探讨人类存在的疑问。正如主角草雉素子面临的情况:当你只剩下大脑存活,灵魂还真的存在吗?你所控制的身体还是属于自己的吗?人究竟是应该以躯体行动为生存理由,还是应该有一个更深远的生存意义?动画通过解答这些暧昧的、没有止境的问题变成了神作。

  【影响】

  很多科幻电影都取材自《攻壳机动队》,例如《黑客帝国》剧情上都有很多“攻壳”的色彩,尤其是人工智能独立产生意识与人脑对抗的主题方面,甚至著名的绿色数码符号片头,都是直接来源于《攻壳机动队》。1995年的版本与如今的真人电影相隔20多年,事实上早在2008年,斯皮尔伯格和梦工厂就买了押井守版的改编版权,派拉蒙影业费时八年拍出了如今这个真人版,从开拍之初就备受关注。

  真人版

  简单粗暴的娱乐片

  作为一部畅销了近30年的漫画,很多观众很难再面对这部真人版时,将其独立于过去的作品单独看待。近30年前漫画版刚推出的时候,这是对科技的最先进反思,当年许多想象的科技如今都已实现了,但从现代的角度来讲,这一类型的科幻主轴与悬疑情节已经不是新鲜的故事,更何况真人版电影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并未成为押井守动画电影的重制,仅是借用了经典动画中的经典镜头、主要人物和故事架构的“壳”。而真正的故事的“核”彻底地被篡改了,仅是延续了一些基本的人设和剧情大纲,关于灵魂与躯壳的探讨被大力淡化,留下并放大的是力求达到视觉震撼效果的打斗场面,而这些场面在动画中实为“配菜”。而动作场面由于过度的模仿,“有血无肉”,这类场面亦不太符合一般观众的口味。

  【实例】

  迷彩装甲水中战的一场戏,从运镜和画面都与原版动画没有两样,但这段场景在动画中有种神秘而诡异的表现力,真人电影照此实拍,则完全丧失了动画的轻灵感觉,显得笨重而莫名其妙。最后的蜘蛛战车大战是片中重点动作场面,则显得雷声大雨点小,全面挨打后一击即杀,很快影片结束,即使是只把此片当成普通娱乐片看待的非动画迷,也会觉得不够满足。

  角色 素子性格变了样

  动画中的素子,理应是孤高冷漠的女子,她会为身世而愤慨,会为行动而思考;而真人版《攻壳机动队》在角色描写上单薄、平淡,悬念部分极好猜测,电影中的素子更像是一个害怕身世的小女子,为了迎合女性观众还硬加上一些无关紧要的爱情元素,十分牵强。作为第一个生化人的少佐,整部电影都围绕着她的个人情绪说事,把主体放得太大反而让其他角色只有草草做交代。在动画中,公安九课的其他配角其实都是很有个性的形象,在真人版中则全部沦为表面,特别是北野武饰演的荒卷大辅最为可惜,尤其是其外表与此角色毫无违和感,但却在剧情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发挥空间。

  这次素子的对手是借名自电视动画第二季《攻壳机动队S.A.C.2ND GIG》的“久世英雄”,这是电影与原作最大的不同点,也剥夺了人工智能的这项设定,进而让素子的冒险从经典的“对存在的探索”变为了“对谎言的复仇”,撇开这个设定无疑让原著迷大为失望。

  制作 视觉大于主题

  需要承认的是,电影的画面很亮丽地“还原”了动漫中的经典场景,斯嘉丽的形象更是美如画——美术指导功不可没,导演鲁伯特·桑德斯也展现了自己在影像处理上的强项,但依旧没有认真钻研原著的精神(从他早期《白雪公主与猎人》的设定中就可以知晓)。对于动漫迷而言,同样的场景与画面却是讲不同的剧情,经典的场景被赋予不同的意义,让死忠粉难以接受,完美诠释何为“挂羊头卖狗肉”。显然主创团队希望电影不要像原作那样晦涩难懂,让主题更大众化,可惜这又偏偏是原作的精华所在。本片失去了这样的精华,也只能把经典降级为普通好看的电影。

  【对话主创】

  问:真人版电影中少佐追寻自我的过程,并不像1995年动画版那么抽象……

  斯嘉丽·约翰逊:我第一次看动画版的时候,觉得是一部非常深奥又具有存在主义的电影,充满诗意整体视觉风格也充满了阴郁,当时我也在遐想能拍出的真人电影。真人版影片对我来说动作上充满了挑战,我也在想该如何去诠释这个角色的故事,除了拍漂亮的画面外,我们还能做到什么?

  问:你心中有很多问题?

  斯嘉丽·约翰逊:的确如此,这个女人认为自己知道自己是谁,或者一直说服自己应该是谁,但却在意识深处不断提醒自己去探寻真正身份。这种从字面上或是精神上来看,都像是幽灵般的想法不断纠缠着她,我也是围绕这个想法开始扮演这个角色,这些思考和疑虑让这个角色成形。

  问:你有出演过极多动作片的丰富经验,这部电影是否要求你要超越过往?

  斯嘉丽·约翰逊:我很幸运,依赖于以前的打斗、使用武器训练,建立了不少拍摄动作片的基础,似乎这十年来我都一直在拍类型片或是动作片,简直疯了。但这次不一样的是我专门做了综合格斗的训练、战术训练,动作戏没什么问题,但实在不喜欢吊威亚。

  撰文/周慧晓婉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咨询白癜风的治疗方法